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

第一〇一一章 只影向谁去?(中)

    秋去冬来,天气开始变得寒冷,原野之上,商旅一波一波的来,又一波一波的走。     在西南的土地上,名为华夏人民政府所管理的这片地方,几座大城附近的作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增加。或简单或复杂的驿站节点,也随着商旅的来往开始变得繁荣起来,周围的村庄依托着道路,也开始形成一个个更为明显的人群聚集区。     七八月间发生在成都的一场场骚乱或是盛会,随后也给西南带来了一批庞大的商贸订单。民间的商贩在见识过成都的热闹后,选择进行的是简单的钱货交易,而代表各个军阀、大族势力过来观礼的代表们,与华夏军取得的则是规模更为巨大的商贸计划,除了第一批精良的军用物资外,还有大量的技术转让协议,将在之后的一两年里陆续进行。     对于这些军阀、大族势力来说,两种交易各有优劣,选择购买华夏军的火炮、枪支、百炼钢刀等物,买一点是一点,但好处在于立刻可以用上。若选择技术转让,华夏军需要派出熟练工去当老师,从作坊的构架到流水线的操作管理,整套人才培养下来,华夏军收取的价格高、耗时长,但好处在于往后就有了自己的东西,不再担心与华夏军交恶。     此时在外界,武朝名存实亡、解体不久,每一支新兴的军阀、势力都还处于敏感的调整、适应期。一些意识到武朝已管不到自己的军法开始主宰自己的命运,部分名门望族开始从幕后走到前台,胸怀天下的名门子弟准备担起自己的责任,而在战乱中经历了无数苦难的人们,则开始高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在这期间,也有部分地方的官员仍旧在等待着武朝天子的回归,但谁是喊口号,谁说的真心话,还需要时间来予以验证。     如此混乱的局面、复杂的过渡,说不准谁保证不了自己治下人民的吃食,就会举起刀兵开始向附近讨食。因此首先买下一批西南出产的刀枪火炮,乃是让自己能在这乱世存活的最可靠保障——当然,这也是华夏军的事物官们在推销产品时的惯用说辞。     而由于西南刚刚经历了战火,材料和生产线都非常紧张,武器的订单也只能秉承先到先得的原则,当然,能够大量提供武器材料,以金属换火炮的,能够得到稍许的优先。     这当中,交游广阔、野心勃勃的刘光世便是华夏军的第一个大客户,以大量的铁、铜、粮食、矿石等物向华夏军订购了最大批的军资。整个订单谈妥、报上去后,就连见惯大世面、在八月代表大会上刚刚接下主席职务的宁毅也忍不住啧啧称叹:“敞亮、大气,刘光世要火,就该他当老大……”     话语之中恨不得将自己这个老大的头衔都让给他,再多换点订单来。     当然,订单确实已经够了,自刘光世往下,一笔笔主要集中在军工方面的订单与意向,足够让华夏军将目前的生产计划做到两年之后。     而在物资之外,技术转让的方式更是五花八门,有的是请华夏军的技术人员过去,这种方式的问题在于配套不够,一切人员都要从头开始进行培养,耗时更长。有的是自己在当地召集可靠人员或者直接将家中子弟派来成都,按照合约塞到工厂里进行培训,路上花些日子,成才的速度较快,又有想在成都本地招人培训再带走的,华夏军则不保证他们学成后真会跟着走……     当然,越是人性化的、相对复杂的培训方式,收费越高。这也是非常合理的事情。     刘光世同样购买了最为昂贵而且关键的数项军工技术,至少从合同上来说,此时华夏军的全套军工产业、除火箭外,他都将完完整整地复制一套过去。这样的订单虽然也要掏空他的家当,但周围各路军阀在数年之内,都必将对他马首是瞻,包括宁毅,在见到包括严道纶、于和中在内的一帮使节团成员时,都有着非常温暖的笑容。     这样的商贸有来有往,自九月起,从成都到剑阁的水陆商道上车船往来、络绎不绝,在剑阁附近的崎岖山道、栈道都由华夏军的工程兵仔细地拓宽、加固了两倍。至于出川的水路更添繁荣,嘉陵江上大小船只往来,各个造船厂都加快了速度赶工。     附近的大小势力如今都忙着将物资往西南运,东西先运到,火炮才能先运出去,火炮运出去了,不管是讨贼还是防贼,就都能够占有先机——华夏军事务官们的这番说话也是正理,没什么人会觉得荒谬。自己固然不是疯子,谁知道隔壁那位会不会突然发疯,在皇帝都不管事的现在,大家能相信的,也只剩下自己手上的刀枪棍棒。     明面上的交易异常繁荣,暗地里的黑市生意、走私等也渐渐地兴起来。纵然不是官面上的商队,若是能从西南运出去一些新式的枪炮,不能与华夏军直接做生意的戴梦微等人也很乐意收购,甚至于运到临安去卖给吴启梅,说不定可以赚得更多——之所以是说不定,是因为时间还不足以让他们去临安打个来回,因此大伙儿还不知道吴启梅到底信誉如何。     巨大的繁荣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混乱,以至于从八月开始,宁毅就一直坐镇成都,亲自压着整个局势慢慢的走上正轨,华夏军内部则狠狠地清理了数批官员。     大胜过后又是论功行赏,眼下又突然成为整个天下的中心,受到各种追捧诱惑,这是第一批开始伸手的人。宁毅一如之前开会时说的那样,将他们做成了从严处理的典型,从枪毙到坐牢不一而足,所有犯事者的职务,全都一捋到底。     如此这般,到得十二月中旬,宁毅才将基本上了正轨、能在官员的坐镇下自行运转的成都暂时放开。十二月二十回到张村,准备跟家人一道过小年。     马车穿过原野上的道路。西南的冬天极少下雪,只是温度还是不折不扣的下降了,宁毅坐在车里,空闲下来时才觉得疲倦。     他最近“何苦来哉”的想法有些多,因为工作的步调,越来越与前一世的节奏靠近,会议、视察、交谈、权衡人心……每天连轴转。成都局势不定,除西瓜外,其他家人也不好过来这边,而他愈发位高权重,再加上工作上的风格素来霸道,草创时期带班或许细致,一旦上了正轨,便属于那种“你不用理解我,仰望我就可以了”的,偶尔反省不免觉得,最近跟上辈子也没什么区别。     回到家的时间是这天的下午。此时张村的学堂还没有放寒假,家中几个孩子,云竹、锦儿等人还在学校,在院子门口下了车,便见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道身影在挥手,却是这些日子以来都在保护着张村安全的红提,她穿了一身带迷彩的军装,即便隔了很远,也能看见那张脸上的笑容,宁毅便也夸张地挥了挥手,随后示意她快过来。     红提指了指院子里:你先去。     外头的院子里并没有什么人,进到里头的院落,才看见两道身影正坐在小桌子前择菜。苏檀儿穿着一身红纹白底的衣裙,背后披着个红色的披风,头发扎着长长的马尾,少女的打扮,乍然间看来有些古怪,宁毅想了想,却是许多年前,他从昏迷中醒过来后,第一次与这逃家妻子相见时对方的打扮了。     那时候她第一次要见这个陌生的丈夫,一方面想要给个下马威,另一方面也打算讲和,因此一身的打扮颇为讲究,估计挑选了不少时间。或许也是因此,这套打扮她至今还记得。     坐在石桌那边的小婵已经看见了他,摆了摆手,檀儿侧身望过来,脸上露出个笑容:“怎么样?”她是瓜子脸,这么多年也没有大变,只是掌家多年,眉宇间添了几分内敛的智慧和成熟,此时侧身坐着,长长的辫子垂下来,又有了几分少女感。宁毅笑望着她这一身。     “看起来都快褪色了,还留着呢。”     “相公还记得这一身?”     “忘不了。”     “早先都快忘了,自江宁逃走时,特意带了这一身,后来一直放在柜子里收着,最近翻出来晒了晒。这身红披风,我以前顶喜欢的,现在有些毛茸茸了。”     宁毅便笑:“我听说你最近一身红披风,都快让人闻风丧胆了,杀过来的都以为你是血菩萨。”     他指的却是七八月间发生在张村的大小骚动,那时候一帮人兴冲冲地跑过来说要对宁人屠的家人孩子动手,大部分人失手被抓,受到处置时便能看到檀儿的一张冷脸。这边的刑罚一向是顶格走,只要是造成了人员重伤的,一律是枪毙,造成财物损失的,则一律押赴矿山跟女真人苦力关在一起,不接受银钱赎买,这些人,大多要做完十年以上的矿山苦力才有可能放出来,更多的则可能在这段时间内因为各种意外死去。     这还是经过宁毅劝说后的结果。檀儿脑子好用,在许多想法上比别的女子开通,但在面对家人的这些事情上,也不会比一个简单的地主婆好到哪里去。一群人在成都给自己丈夫捣乱还不够,还要跑到这边来,试图杀掉或者掳走家中的小孩子,若按照她的本心,有这种想法的就都该凌迟。     也是因此,那段时间里,她亲自过问了每一起发生的事件。宁毅要求按律法来,她便要求必须按照律法条款最顶格治罪。     七月底众多绿林人都还在狂欢,为了成都事件忙得不亦乐乎,前仆后继去往张村的,也大都慷慨激昂。到八月多阅兵也结束,代表大会也开了,关于张村的事情细节才传过来,真跑过去动了手的,没有一个好收场。     而关于每次出现在现场犹如阎罗王的那位女子,也在传言中被描述得绘声绘色,大家都说这便是宁毅妻子中匪号“血菩萨”的那一位,当年在吕梁山杀人如麻,林宗吾都是她的手下败将,只是嫁人之后不多出手,这次去到张村的,可都触了这位大宗师的霉头了。     过去关于红提的事情,江湖间也有少数人知道,只是竹记的宣传往往绕开了她,因此十数年来大家关心的大宗师,通常也只有正派“铁臂膀”周侗、反派“穿林北腿”林宗吾、难以描述的大宗师宁人屠这几位。这次张村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才有人从记忆深处将事情挖出来,给红提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     说到这件事,檀儿的眉宇间也闪过了些许煞气,随后才笑:“我跟提子姐商量过了,往后‘血菩萨’这个外号就给我了,她用另外一个。”     “用什么?”     “血葡萄。”小婵抢着说到。     “……”     檀儿噗嗤一笑,宁毅愣了半晌,在旁边坐下,抱着小婵在她脸上用力亲了一下:“……还是……挺可爱的,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家一个血菩萨,一个血葡萄,葡萄听起来像个跟班,实际上武功最高,也好。”     三人笑嘻嘻地编排了家里武艺最高性情却最随和的那位后,宁毅开始问起家中一帮孩子的情况。     此时从宁忌往下,云竹生下的长女雯雯已经十二岁,文静爱看书,笑起来时简直像是母亲的翻版。宁河的性格并不好强,九岁的年纪,看起来就是个平平凡凡的傻小子,在没有外在压力的情况下,他甚至都没有表现出母亲红提那样的武艺天赋,成绩也只是中等,或许生活在太平年景里的红提,不会成为武艺天下第一,宁毅其实也并不打算过多的压榨他的潜力。     与宁河同年的宁珂,保持着她一贯的活泼而热心助人的性格,在学堂当中有着最多的朋友、最好的人缘,她每天为这事操心为那事操心,在学堂里当了文娱委员和生活委员,只是热衷别人的事情总是让自己的功课被落下,这令得锦儿非常操心。锦儿一贯以自私来标榜自己,想不通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一直傻乎乎的。     当然,宁毅私下里想想,却是能够明白一些的。若是小时候的锦儿不会因为一颗家贫被卖掉,不会经历那样多的坎坷,那或许今天的宁珂,便会是她的另一幅模样。     七岁的宁霜与宁凝在今年上了一年级,两个自小如连体婴一般长大的孩子从来要好。西瓜的女儿宁凝习武天赋很高,只是作为女孩子爱剑不爱刀,这一度让西瓜颇为苦恼,但想一想,自己小时候学了大刀,被洗脑说什么“胸毛凛凛才是大英雄”,也是因为遇上了一个不靠谱的父亲,对此也就释然了,而除了武学天赋,宁凝的学习成绩也好,古诗一首一首地背,这让西瓜颇为欢喜,自己的女儿不是笨蛋,自己也不是,自己是被不靠谱的老爹给带坏了……     文武双全的宁凝唯一的缺点是话不多,人如其名喜欢安静,作为云竹次女的宁霜常常是两人之中的代言人,有什么话往往让宁霜去说,于是宁霜的话语比她多一点,比旁人仍旧要少。这或许是因为自小有了适合的朋友,便不需要太多交谈了罢。     唯一的意外是最近宁凝在回家途中摔了一跤,作为漂亮文静的小美女,把门牙摔断了一颗。她嘴上不说,其实很在意这件事。     “你待会见到了,可不要嘲笑她的门牙。不然她会哭的。”檀儿叮嘱一番,觉得宁毅很可能做得出来这种事。     “放心,我就当在办公,一定不会笑。”宁毅说着笑了起来,觉得这种事情,真像是西瓜当年的翻版。一本正经地摔掉了门牙……     除了这几个小的,最近宁忌的状况其实也让人担心。或许是因为太早的上了战场,见到了生死,他的情绪一直都不算稳定,当然,他武艺高强,长得又好看,在一群弟弟妹妹当中颇受拥戴,但这些时日他的性情一直都在从外向转往内向,尤其十月之后,有时候坐在屋顶上发呆,一次就坐上很久,甚至叹一口气,也不知道他在叹息些什么,后来居然还开始找书看。     小婵看得心惊肉跳,小忌这样的居然开始看书了,总觉得他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又或者哪一天会突然遁入空门当和尚。     当然,除了这些异常现象,他在武艺上的练习并没有耽搁下来,甚至军中一些特种作战的练习、竹记里的谍报练习他都能轻松适应下来,红提和西瓜也都说他来日成就不可限量。     “这就是中二期到了,整个人神神叨叨的,都一样,将来雯雯、宁河、宁珂他们也一样,小孩子到这个年纪就管不住,想法特别多,到了十七八岁会慢慢好起来。”宁毅用一副“没有人比我更懂教育”的教育家姿态如此安慰小婵。     他心中其实是明白的,宁忌惦记更大的天下、更大的江湖,若是留不住,待他锻炼到十七八岁的时候,或许也只能放他出去走一走,当然,如果中二期过了他不想走了,那便更好。现在最重要的是用个“拖”字诀,让红提西瓜那边多给他出点难题,告诉他距离他能出去还早着呢。     “可宁曦当初就没这样啊……”小婵皱着眉头。     “宁曦傻乎乎的。”     宁毅信口开河,随后手上便挨了檀儿一下:“不许这么说他。”     几人说完了孩子,红提也进来了,宁毅跟她们大概说了一些成都的事情,说起与各家各户的生意、自己是如何占的便宜,也说了说左文怀等人,他们在八月底离开成都,按路程算,若无意外如今应该到了福州了,也不知道那边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这样的交谈中,云竹、锦儿、家中的孩子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大家一番问候与打闹。宁凝被不靠谱的父亲给弄哭了,流着眼泪想要跑到没人的角落里去,被宁毅抱在怀里不准走,便只好将脑袋埋在宁毅怀里,将眼泪也埋起来。     吃饭的时候,苏文方、苏文昱两兄弟也赶了过来,宁毅问了问苏氏拆分时家中一些小的的情况,族中的抗议自然是有的,但被苏檀儿、苏文方、苏文定等人一番打骂,也就压了下去。     过去老太公苏愈总是担心家中的孩子不成才,此时苏家的后台不光有宁毅、檀儿,包括苏文方、苏文定、苏文昱、苏燕平等人都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接下来的第四代也已经有人被培养起来。对于家中没有能力也没有见识的人,也就不必给他们发言权了。     吃过饭后,文方、文昱便告辞离开,这天晚上跟孩子聚在一块玩了一阵,宁毅便开始楼上楼下的串门,糟蹋良家妇女。他年纪不到四十,练了武艺,身体是极好的,一晚上折腾直到深夜,众人和孩子都已经睡下后,他又到院子里各个房间内外走了一圈,看了看沉睡过去的妻儿们的侧脸,再到外头的院子的长椅上坐下,静静地想着事情。     也不知什么时候,檀儿从里头走了出来,给他拿了一件外套:“想什么呢?”     “想糟蹋良家妇女的事情。”     “不要这么折腾了,年纪不小了,快变成良家妇女糟蹋你了吧。”     宁毅笑起来,将她搂进怀里。     “你知道我做事的时候,跟在家里的时候不一样吧?”     “嗯,那个时候……照你说的,比较帅气。”     “最近处理了几批人,有些人……以前你也认识的……其实跟以前也差不多了。这么些年,要不然就是打仗死人,要不然走到一定的时候,整风又死人,一次一次的来……华夏军是越来越强大了,我跟他们说事情,发的脾气也越来越大。有时候真的会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大概没有头了吧……”檀儿从他怀里伸出手,抚了抚他的眉心,随后又静静地在他胸前卧下去了,“之前说要拆苏氏,我也有些不高兴,家里人更加了,闹来闹去的。可我后来想,咱们这辈子到底为了些什么呢?我当姑娘的时候,只是希望帮着爷爷掌了这个家,等到有潜力的孩子出来,就把这个家交给他……交给他以后,希望大家能过得好,这个家有希望有盼头……”     “……到如今,这个苏家手下的东西比过去要多了十倍百倍了,希望和盼头都有了,再接下来,就再到千倍万倍吗?过的日子,比今天能再好一点吗?我想到这些,觉得够了。我看到他们拿着苏家的好处,没完没了的想要更多,再下去他们都要变成穷奢极欲的二世祖……所以啊,又把他们敲打了一遍,每个月的月例,都给他们削了很多,在厂里做工乱来的,甚至不许他们拿钱!爷爷若还在,也会支持我这样的……不过相公你这边,跟我又不一样……”     “看开了真是好事。”宁毅搂着她,一声叹息,“我原本是想……唉……到了今天是真的放不开了,那么多不该死的人死了,打女真、收复中原,往前不知道多久,往后,辜负他们所有人的期待,但在这中间,我又总是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要变成一个坏人……”     檀儿的脑袋在他胸口晃了晃:“自古史书上心怀天下者,用不到好人坏人这个说法。”     “我说的其实也不是这个意思……”宁毅顿了顿,沉默半晌,终于只是笑道,“还好你们都还在这,若是……”     正说话间,似乎有人在外头探了探头,又缩回去了,宁毅蹙眉朝那边招手:“什么事?拿过来吧。”     出现在那边的是秘书处的人,那人拿着一份文档走进来:“是成都那边的加急,不过,也不是非常要紧。”     “给我吧。”     秘书将那份情报递给宁毅,转身出去了。     檀儿在旁边说道:“那我先去睡?”     宁毅看了情报一眼,摇了摇头:“陪我坐一会吧,也不是什么机密。”     “那是什么事……”     “金国换皇帝了……宗翰跟希尹……了不起啊……”     金帝完颜亶上位的消息,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这里的,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第一手的消息极其简单,基本上也是金国发布的第一手公文,但内里的许多事情,是可以猜到的。因为这位年轻皇帝的上位,金国暂时避免了内讧,这意味着华夏军进攻金国时,可能要更多的耗费一两年的时间、又或者是数以万计的人命。     夫妻俩依偎着坐了一会儿,宁毅大概跟檀儿说了些参谋部对这些事的推演。     “照理说金国东西两府的平衡已经很脆弱了,竹记在北方没有行动吗?”檀儿低声问了一句。     “西南大战结束之后,考虑到金国境内敌视甚至屠杀汉人的趋势会增加,我已经让北地的情报系统停止一切活动,休眠自保,但之前还是得到了消息,晚了一步,卢明坊在今年年中牺牲了……”     “卢明坊……那卢掌柜的一家……”檀儿面上闪过哀色,当初的卢延年,她也是认识的。     “卢掌柜一家没人了……”     “他之前回来,怎么就没能留下子嗣呢。”     “他一年四季在那种地方,谁愿意给他留下子嗣……其实他自己也不愿意……”     院落间有微黄的灯火摇曳,其实相对于还在各个地方战斗的英雄,他在后方的些许困扰,又能算得了什么呢。如此安静的氛围持续了片刻,宁毅叹了口气。     “你还记得……汤敏杰吗?”     “记得啊,在小苍河的时候跟着你学习,到我们家来帮过忙,搬东西的那一位,我记得他有点微胖,喜欢笑。不过眯眯眼的时候很有煞气,是个做大事的人……他后来在凉山犯了事,你们把他外派……”檀儿望着他,迟疑片刻,“……他如今也在……嗯?”     宁毅没有回答,他将手中的情报折起来,俯下身子,用手按了按头:“我希望他……能冷静吧……”     这世上有无数的东西,都让人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