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定有办法!

  自从小草被带去了大罗山,李树就一直担心妹子在那里能不能生活的习惯,可否吃的饱穿的暖,会不会被其他人欺负了,但最担心的还是她“学坏了”。  自从去了碧云谷,到了斩龙城,这一路走来,他也见过了成千上万的修仙者,极少有让他认为可值得一交的,更多都让他感到憎恶。  虽然那些人成了修仙者,普通人眼里的上仙,但也失去了大部分的“人性”,他不希望小草也变成那个样子。  但现在,他可以彻底的放心了,有敖坚这样一位师父,是小草之幸,不管日后修为如何,至少还会是他希望见到的小草。  “敖仙师,您打算怎么做,才能维持住阵术,遏制它继续崩溃下去?”现在头顶上的裂纹已经密集到了令人不敢直视的地步,似乎下一刻就会轰隆一声破碎掉化为虚无。  敖坚没有回答,伸出了一只厚重的手掌用力的抓住了青黑色光芒中的铜镜,当握住的一霎,手背和胳膊上的经脉都鼓了起来,脸上也流露出了非常凝重的神情。  同时,李树也和食月玄武沟通着,让它准备好了,随时带人跑路,施展遁术离开这里,决不能被活埋在这里。  他紧张的立在一旁,看着敖坚握住了那柄铜镜,渐渐的,他就发现敖坚的状况有些不对,先是把眼睛闭上了,过了一阵,脸上流露出了些许的痛苦表情,像是在与什么抗衡着一样。  过了有一炷香的时间,突然,敖坚的身上发出噗的一声细微声响。  李树很快找到了声音的来源,是敖坚的脸颊,突然崩开了一条伤口,约莫一寸长,有血渗了出来。  这让他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但是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焦急的等在一旁。  很快,敖坚的身体上又裂开了一条伤痕,是在后背的位置,足有三寸长,血直接涌了出来,染红了袍子。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一个又一个的伤痕出现在了敖坚的身体上,没多久,全身便都被血染红了,看起来就让人头皮发麻!  “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大声道。希望敖坚能说句话,也是在询问李山。  “他……”食月玄武声音沉闷,“很可能是为了阻止阵术崩溃,将他自己与阵术暂时的结合在了一起,与阵术一同抗衡着崩塌的压力,如果他继续下去,一旦阵术彻底的崩溃,他也会随同阵术一样四分五裂。”  李树傻了眼,也有点懵,他佩服敖坚的人性,可是把自己大命搭进去那就没必要了吧,只需要问心无愧就好了,何苦如此?  眼看着敖坚身上的血痕越来越多,流出的血都染红了脚下的一片地面,而李树的眼睛也红了,染上了血丝。  “怎么办,怎么办!”李树要去把敖坚拉开。  但食月玄武阻止了他,一旦那么做,阵术会立刻崩溃,敖坚也会受到反噬,同样难逃一死。  而且看状态,敖坚现在想要撒手也很难做到,就像是一座大山已经压了下来,只有顶住了才能活下去,一旦放弃了,会立刻被压在下面不得翻身。  “那该怎么办?!”他大声问道。  但是食月玄武没有再回答他。  “快点想个办法,他看起来快要不行了!”看到敖坚的身上已经多了几百道伤痕,李树目眦欲裂,心脏抽紧,绝不希望敖坚就这死了,不止因为是小草的师父,也因为是个难得的有人性的修仙者,不该就这么陨落在这暗无天日的遗迹废墟之中。  “李山,你一定有办法的,只要救下他就足够了,至于城里的那些人……”只能自生自灭。  “敖仙师是个讲信用的人,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但食月玄武说它没有能力直接出手,不是它不愿意:“他支撑的是此处最大的阵术,是几百个小的阵术结合而成,其中定然有着防御妖兽入侵的阵术,一旦本王泄露出妖气,注定会引起阵术的攻击,只会适得其反。”  “本王也别无他法!现在,趁他还能坚持片刻,让本王带你离开此地吧。”  “不行!不能就这么走!”李树不安的走来走去,喘着粗气,“现在我们走了,就等于判了敖仙师死刑!”  “但你没有办法帮他。”  “我没有!你一定有!你活了两千年,见多识广,一定有的,一定有!”  “本王也……”  “你说谎!不要忘了,你是我的妖宠,我只需要细心的去感受,就能分辨出你有没有骗我!”  过去,他还是很尊重作为亲王级妖兽的食月玄武,所以虽然名义上是妖宠,可一直没有真的当妖宠对待,也没有动用一些作为“主人”的权利,可是不代表他没有那些能力。  他知道,食月玄武作为一个妖兽,不会在意人类死了多少,在意的是他的小命,因为他死了,它也会死掉。  “现在,也许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尝试。”  “说!”  “你同样是人类修仙者,可以与他一同承担阵术的重压。”  李树脸一僵:“我只有聚气十五层而已,比起敖仙师的实力,百分之一都不如,就算多了一个我,又有什么作用,只怕不仅帮不到,只会比敖仙师死的还快。”  他不是不愿意,而是实力有限,不愿意做无畏的牺牲。  “本王可以将万民金冠暂时交给你,有万民金冠在,可以保你不会轻易死掉,阵术没有继续崩溃下去,可见敖坚已经扛住了压力,只需要外界多的一些力量,也许就能挺过去。”  最后,食月玄武说,如果真的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也不会让他丢了性命,会在危急时刻带他离开这里,至于敖坚,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李树手里捧着万民金冠,深吸了口气后戴在了自己的头顶上,刹那间,磅礴的生机笼罩了他,让他产生了自己变得无比强大可以统御万物的感觉。  没有太多的犹豫,他同样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铜镜的底部握把!  电光火石之间,李树眼前一阵恍惚,同时,一股恐怖到了极致的力量像是潮水一般涌了过来,注入了他的身体上,几乎要摧毁他的肉体和灵魂。  噗噗噗~  崩裂的声音接连不断,眨眼之间,他的身体上就多了上百个伤痕,血流如注。  但同时,万民金冠也猛地金光闪耀,洒落下来的光彩将人笼罩在了其中,伤口在飞快的愈合。  但是没多久,又有新的斑斑伤痕出现,但再次被万民金冠愈合,如此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  同时,李树“看”到了十分钟诡谲的画面,数不清多少条奇怪的纹路出现在了他的四周,每一组纹路都很复杂,折射出不同的光彩。  “这应该就是……阵术的核心?”这时,他隐隐的听到了仙师敖坚的声音,让他去将断掉的纹路连接上。  听到敖仙师的指示,他立刻走过去,念头一动就将坏掉的阵术部分重新“缝补”上了。  但是断掉的太多了,根本补不过来,往往刚补上一根,断了两根,三根,这让他倍感焦急,一刻不停。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陡然间,一股力量将他意识推了出来,使得他睁开了眼睛,也清醒了过来。  当醒来的同时,他直接瘫倒在了地上,无法控制的张开嘴巴,大口的咳血,强烈的窒息感让他感觉自己要死了。  一只手及时的在他的嘴里塞了一颗丹药,当药力发散开的同时,一切不时的感觉飞快的消失,重新恢复了巅峰状态。  “是十王丹?”李树爬起来,伸手抹掉嘴角的血,也只有十王丹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药力。  仙师敖坚就立在他的面前,背着双手,目光沉稳。  “你且在这里等上一等,我去去就回。”没等李树张口说话,敖坚就转身去了,朝着另一个方向,在废墟上疾行。  李树站在原地,先是看了一眼那面象征着阵术的铜镜,就发现比之前看起来稳定了许多,镜面上的裂痕少了一些,说明成功了,暂时不会崩溃了!  “过去了多久?”  “三个时辰。”  李树也将万民金冠从头上取下,还给了食月玄武,它还需要万民金冠稳定伤势,恢复生机。  离开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敖坚去而复返,回到了他的面前。  “敖仙师,您可还好?这里一时半刻应该也不会坍塌了吧。”他抬头看了看,上面的裂痕也少了许多。  敖坚看着他点了点头:“应该可以维持一年时间以上,至于我,很好。”  既然维持遗迹的阵术不会崩溃了,回去的路上两人也就不用那么急了。  “此物,是你的了。”  敖坚将一物递了过来,等李树接在手里,看清楚后,眼睛差点瞪出来,人也站在了原地。  “敖仙师,这……是为何?”  手中的东西他见过一次,当初敖坚就打算用此物换走天尸真人龙骨的,是血魄晶,和万民金冠价值相当的重宝!  “送我了?是在做梦吗,因为我救了他?”  “这是你应得的。”敖坚没有再多说什么。  李树手里握着血魄晶,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急忙放进了储物袋里,一边说:“敖仙师,这……是不是太贵重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