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同生共死!你死我绝不独活!

  地下,雨儿的灵藏空间。  唐小虎和南宫雪面对面,盘膝而坐。  月霞流光,星尘子,培元丹,龙血珠,安魂香,盛满药液的玉棺,都已在旁边摆好。  “雪儿,外面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不必担心。一会我要帮你拆掉那个魂印,可能会有些痛苦,你要忍耐一下。”  “好!不过我还有个疑问,倘若真的破除了这个魂印,会不会引起首座的注意?”  “不会的,雨儿一直带着咱们在底下行走,他最多能感觉咱们离他越来越远,却不会怀疑魂印已经取了下来。到时候,我会破坏魂印中的法阵,让它不至于爆炸便是。如果你还不放心,我就把它再放回你的识海中。这样的话,魂印便只能起到定位的作用,首座是不会起疑的。”  “好!我听你的。”  于是,南宫雪拿起了龙血珠,开始缓缓炼化。  本来唐小虎是打算把龙血珠放到玉棺里,稀释成浓度较低的溶液,让南宫雪泡在里面。  可是南宫雪说什么也不肯,她想直接炼化。唐小虎拗不过她也只好同意了。  片刻之后,丝丝缕缕的血气融入了南宫雪的掌心。南宫雪法诀连弹,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血气融入经脉的速度。  这个过程异常痛苦。就好像全身的经脉血管被龙血点燃,烧遍全身。  可能南宫雪本身就具有祖龙血脉,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排斥反应,从一开始就要比唐小虎顺利得多。  只不过这种顺利也意味着会更加疼痛,南宫雪浑身颤抖,额头沁满了汗珠。  唐小虎密切观察着南宫雪的反应。他亲身经历过,自然知道这种疼痛有多么难熬。  “给她输入一些法力,护住心脉,否则,她容易直接疼晕过去。”血妖王及时提醒。  唐小虎当即伸手轻轻捂住她的脉门,一股非常柔和的灵力缓缓输入进去,顺着经脉游遍全身。  南宫雪顿觉疼痛稍减,缓缓睁开眼睛,  “谢谢!”  “你不要分心,继续缓慢吸收。当你觉得全身气血渐渐由滞涩变得通畅之时,便可以运行大周天,待到全身血液如火烧遍全身,便可以尝试冲击瓶颈。不要担心,我会替你护法。”  南宫雪有些难为情,她现在浑身被汗水湿透,衣服比较贴身,显出了傲人的轮廓。这是羞于给人看的。  唐小虎却毫无所觉,没有发觉一点不妥。  南宫雪蹙眉说道:“你……能出去一下么?冲击瓶颈我自己就行。”  “不行呀!你冲击瓶颈的时候也正是我要施法解除魂印的时候,这个时候很关键,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可是……”南宫雪有些难以启齿。  唐小虎无比认真地道:“你不要胡思乱想。第一,你我婚约已定,看看也没什么;第二,现在我是医生,你是病人,医生和病人之间不用设防;第三,魂印如果成功解除,你的魂识受损,很可能会陷入昏迷,那么这个时候还要在玉棺中浸泡,吸收借助药力恢复伤势。这个时候也是不能穿衣服的。所以,在没有更好的女医官的情况下,只能这样了。”  南宫雪无奈,只好点头。闭上双眼,开始继续炼化龙血珠。  唐小虎的眼睛立刻开始不老实了起来。  血妖王笑道:“臭小子!你撒谎还真不打草稿呀!泡药浴什么时候必须光着身子了?隔着衣服就不能吸收药力?”  唐小虎笑道:“这你就不懂了,让她彻底放弃矜持,一会即便稍微有些触碰,也不会有太大的心理负担,这对大家都好。否则,如果她的心一直悬着,反倒容易分心,甚至发生意外。”  血妖王笑道:“你的歪理还真多。”  唐小虎嘻嘻一笑道:“大叔,按照你的方法真的没问题吗?万一雪儿祖血浓度不够,冲击时会不会有危险?还有那个魂印解除之后,短时间可能不会被发现,但时间长了被那个老妖婆看出端倪……”  “那就要问问你了,你是想彻底和老妖婆翻脸,还是继续和她周旋。”血妖王说道,“如果是前者,那就永除后患,以后小心提防;如果是后者,那就不如把魂印依旧留在她的脑中。咱们只在上面做点手脚,让魂印无法爆炸,但又不失去定位功能。”  “还能这样做吗?那可太好了!这样反而比完全解除更加安全。”  血妖王道:“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这样的话就等于在脑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因为想让这个魂印不起作用,首先要切断它与魂魄的联系。这样一来,魂印在失去能量供应的情况下,里面的法阵也会渐渐变得不稳固,就像钢铁在外风吹日晒也会老化。时间越久就会越危险,早晚是需要第二次摘除的。”  唐小虎皱眉问道:“那能维持多久?也就是说多长时间之内能确保安全?”  “三年!极限了。三年之后,即使不爆发,也会产生一种魂毒,这种魂毒一旦侵蚀了灵魂,是很难清除的。”  唐小虎陷入了沉思。此事若是换作自己,三年也就三年了,起码这三年会很安全。但这事关雪儿的生命安全。万一自己出事了,不能及时给她医治怎么办?万一……  唐小虎在设想各种可能,以及如果现在就给她完全摘除,会有怎样的后果。  “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南宫雪不知何时睁开了美丽的眼睛,见唐小虎神色有异,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唐小虎也没瞒她,把自己的忧虑全部讲了出来,让她自己选择。  南宫雪笑道:“这有什么好想的?如果现在完全解除,势必你我都要遭到首座的追杀。因为魂印是影卫司赖以生存的绝密,你能解开我的魂印,也就意味着你也能解开别人的。到时候,追到天涯海角她也要把你杀了。其实这也是我一直担心的问题,所以才反复问你,会不会被首座发现。”  “但这样的话,三年内必须摘除,否则你就会有危险。但万一我出事……或者……”  南宫雪洒然一笑道:“同生共死!你死我也绝不独活。”  唐小虎非常感动,望着南宫雪坚定地神情,也暗暗下定了决心。  “老妖婆!要么你信守承诺,给我魂钥;要么三年之内,我会亲手把你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