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崖上激战

    有一瞬间,柳清欢还以为归不归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忍不住朝他出手了。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眼前这东西极可能是人面鬼鸮依托着幻象变化而成,真正的归不归此时早不知去哪儿了。     两人这一路上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既方便施援手,又不会在遇到危机时牵连对方,却没想到这个距离给了幻境可趁之机。     此渊乃是禁灵区域,加上他二人的注意力大都集中在这条陷阱丛丛的石阶上,而忽略了去查看对方还是不是本人。     说不定,现在真正的归不归身后,也跟了个假的柳清欢呢。     剧痛骤然传来,那只魔爪似乎想要一举抓破他的丹田,将他腰腹间撕开了一道极深的口子,鲜血如注般喷溅而出。     柳清欢心下一紧,自修炼万劫不朽身功法后,他的法身之强横可硬憾天雷,这东西竟能破开防御,对他造成如此伤害     柳清欢低吼一声,腹部的口子突然闭合,耀眼的青金色光芒猛然爆发,将那只探入他血肉中的利爪死死夹住     鬼鸮王发现不对,想缩回爪子,竟是抽不动,而另一只爪子之前死死握着柳清欢的手,现在形势逆转,反被柳清欢擒住     “砰”柳清欢的一掌结结实实的印在了鬼鸮王胸膛上,力量之大,换作同阶合体修士,都能拍成肉酱     咔咔咔数声骨碎脆响,鬼鸮王胸膛立马深深凹陷下去,一张脸越发扭曲邪狞得犹如恶鬼,发出一声尖利的长啸,倒仰着飞了出去。     两人还有一只手互相制着,柳清欢虽然立刻放手,还是晚了些,被牵连着脚下不稳,亦跌下狭窄的石阶。     柳清欢不由大怒,双手犹如抓着两轮青金烈阳,一连数拳打出,打得那鬼鸮王鬼哭狼嚎不止,反而被激得凶性大发,锋利的魔爪带出残影片片。     一拳如山崩,一爪若地裂,青光大冒,血花飞溅,空间震荡如湍流急涡,砰然大响声在崖壁之间来回震响,往无尽的深渊急速落去。     柳清欢暗叫不好,耳边尽是锐急的风声,体内灵力如冰封一般迅速封冻     他神念一动,陷入人面鬼鸮群的灭虚剑剑身一转,凝固的黑暗深渊之中刹时爆开灼目的剑光,似大雪漫山,又似海面上波光粼粼,号哭不止的鬼鸮被扫落一大片。     柳清欢双目猛地一缩,连忙封住听觉。     只见大放的剑光照耀之下,更多的鬼鸮如同黑潮一般从远处涌来,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趁着灵力还未完全封冻,他终于将灭虚剑终于召回到手中,一道奇长的剑芒划破虚空,将那只死攥着他不放的魔爪干脆利落地斩落     鬼鸮王显然不受禁灵的影响,身形扭曲着在空中一翻身,转身妄图扑到柳清欢的背上,却听刷的一声,两只巨大的骨翼在眼前瞬突展开。     狞狰的骨刺根根张扬,每一根都有两三尺长,如一把把竖立的利剑,闪烁着锋利的厉芒,劈头盖脸地呼向鬼鸮王     “呜呜呜”鬼鸮王撅着嘴鬼叫,收势不及,身上立刻穿了几个洞,背上也多了两只黑翅疯狂扑扇,总算在另一只骨翼拍下来前将自己拔出来,狼狈地一滚,妄图躲进乱纷纷的人面鬼鸮群中。     到了这种地步,柳清欢岂容他再逃,更何况他体内的灵力就像潮水一般退得极为迅猛,恐怕不用多久,便会完全使不出来。     骨翼一拍,柳清欢如影随行般紧追上鬼鸮王,所有尚还能调动的灵力都涌进了手中的灭虚剑中,伴随着一声怒吼,倾天剑光照得这处深渊犹如白昼     经过一般激烈缠斗,鬼鸮王此时已是伤势不轻,全身数处都在漏气般狂涌黑血,凶焰一而衰再而竭,亦被打压得所剩无几,不由得恐惧的连连尖啸。     那些人面鬼鸮被驱赶着挡在他身前,齐齐发出呜呜震鸣。     鬼鸮这种鬼物,叫声极其难听,有摄人心魄之效,若只是一只并不可怕,但若是一群,那就如万鬼同哭、魔音穿耳,能震碎敌人的心脉。     可惜,不等那鬼叫声形成势,仿佛能倾天灭地的剑光已然斩下,空间片片碎裂,无数鬼鸮被撕碎成齑粉,鬼鸮王虽不至于此,但它才是灭虚剑的首要目标,粗壮的身躯在抵挡了几息后,便轰然碎裂     下一刻,却见灭虚剑凛冽的剑光急剧消退,如剔透的冰锋般的剑身落回柳清欢手中。     柳清欢急喘几声,经脉内所剩不多的灵力已如死水般催之不动,而失去灵力后无法言喻的难受和空虚感涌遍全身,身形不受控制地加速跌向深渊。     “扑扑扑”骨翼飞快的扇动,但没有灵力的支撑,就连骨刺的锐光也变得黯淡,只勉强减慢了些坠落的速度。     柳清欢心内焦急,往下望去,虽然仍是看不到深渊的底,但这样摔下去,失去灵力的修士肉身再强横,也是会摔死的,便是不死也会伤残,难以再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     而原本散落在崖壁上的乱魄煞魂玉,这会儿一块都看不到,也不知他坠落了多深,离那条石阶怕是已极远。     与石阶一同消失的,还有归不归。     按理说之前那般大的动静,归不归只要不瞎,必然能发觉,更何况他是大乘修士,应对危机和陷阱的能力比他可要强多了,然而对方却一直没出现,着实有些蹊跷。     不过柳清欢这时也没空琢磨那老家伙的下落了,他拼命扇动着骨翼,控制着方向往崖壁撞去,灭虚剑刺出,大力插向那些黑色岩石。     石屑迸溅,一连切碎数十块黑石,在崖壁上留下一条深深的犁沟,下坠之力才终于卸去。     柳清欢“噗”地喷出一口血,挂在剑上随风摇晃,勉强踩在一条石缝上稳住了身体,而之前没来得及感觉的疼痛这时一涌而上,腹部的伤口更是血流不止。     好在他在知道此处禁灵后做了点准备,怕打不开纳戒,放了一点可能会用到的急需之物在外面。     用唯一一只能用的手从袖中掏出一只丹瓶,倒出一颗疗伤丹吞下后,柳清欢缓了一阵,总算感觉好受了些,这才开始打量如今的处境。     此时可真称得上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往上看去,天不知多远;往下看去,地深不见底。     那些剩下的人面鬼鸮在鬼鸮王死了后,便乱糟糟的四散去,听不到翅膀拍打的声音和难听的鬼叫了。     死寂,裹挟着浓稠的黑暗一起,沉甸甸地漫延而来。     柳清欢闭了闭眼,一只手吊着灭虚剑,一只手并指为刀,“噗呲”一声插进岩石中。     虽灵力不在,但强横的肉身还在,崖壁上这些黑岩再如何坚硬,不过小半刻钟,便被他挖出了个洞。     反正无路可去,他准备先挖个藏身之所,暂作休息再作打算。    还在找"坐忘长生柳清欢"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
推荐阅读: 《诸天玄元》 《古义酒》 《后荒记》 《修仙职场升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