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

第五百八十七章 此去经年与此间少 十三

  至从林供奉被拖入月少旭的传送阵之后确实没人再见过他。  这个‘他’的定义是真正的林供奉,而不是仅仅只是一具肉身,而真正的他已经不存在了,所以确实没人能够再见到他。  而至于月少旭口中的太格烈则确实那个大明皇朝的巫族萨满。  在宫中他曾偷袭于蓝泓等人而被他顺手捉拿,从此便一直被囚在月少旭识海内。  他在月少旭的识海内看到了一切,不论是绝岚深渊还是白虎还是到最后对林长仙的手下留情,然后再来到玉灵皇朝到接连出手拿下聚灵。  他的表情随着林长仙的落败便也没有任何变化了,他沉默的等待着对方什么时候杀掉他但直到他与林供奉交手时他都未曾想到过他自己还能活着。  “你···”  他不知道问什么,而有些话说出来他都觉得矫情。  太格烈知道对方随时可以杀掉自己,即使此刻的月少旭还未从与林长仙的交手后彻底恢复但想杀他依旧是轻而易举。  他活了千年有些事他能想得到,林长仙可以容他在身边如今的月少旭比当初的林长仙更强怎么会再惧怕他的存在。  月少旭将他放出来无非是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而他若想真的活命那便得珍惜这沼泽中的唯一一颗稻草。  林供奉其实应该算是他杀的,毕竟他也需要一具肉身。  而他所修炼的功法更擅长搜索人脑袋的东西,而月少旭也正想知道的林供奉知道的事。  后来他从太格烈的说法中知道了林供奉很早就来到了玉灵皇朝,对于他走后的大明皇朝如何对方也不清楚。  “看来当时还是该杀了林长仙啊···”  幽幽一叹,而太格烈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甚至呼吸都显得即为谨慎。  他不知道对方只是一句感慨还是故意说给他听得。  接着他以为月少旭会带他接着去对付鹰派的其他人,或者是直接找上宁锁秋。  有一点他倒是与月少旭的看法一样,尽管现在他实力大跌但在他眼中玉灵皇朝的修士普遍与大明皇朝的同境界的修士实力要低。  而且他们的功法要单一的多,更多依赖的是法宝,而偏偏月少旭遇到的好几个都还来不及使出自己的大部分法宝就被月少旭欺身压迫最后束手无策。  所以即使现在的月少旭实力还未恢复但对上宁锁秋太格烈怎么想都觉得胜负极大。  但月少旭对此并不着急他又不是楼主一派的大手,他带着太格烈根本没有返回的打算相反还去了好几个宗门,太格烈以为这是月少旭在帮楼主一派拉人,没想到他却是去打劫去了。  虽然他嘴上说那是切磋···  而赌注不过是让切磋更有意思。  但玉灵皇朝与大明皇朝整体实力差不了太多,聚灵数量也就那么些人,再加上死的楼主这边鹰派那边的剩下还能遇到的几乎没有。  所以一路上自然是赢,毫无意义的碾压。  所以这才在太格烈看来和打劫无疑。  “我就这么一穷二白的去中央皇朝怎么行,我连秋毫和星陨仙珠都还回去了!”  可太格烈分明记得白虎腹内那些法宝大部分都落在了月少旭手中,甚至林长仙收的的那座很不错的龟型砚台都归了他。  “中央皇朝路途遥远,当然是多准备些为好。”  最后他发现了不君山,不君山的山主有着接近后期聚灵的实力,但奈何不了他们二人的合力。  这一次月少旭没有要求单挑,因为他发现了不君山下含有丰富的灵石,云船前往中央皇朝需要这些灵石作为能源所以他这次打算直接将不君山给掀开。  不君山山主自然不会同意,然后为了减少麻烦他们二人才合力出击。  这些事月少旭没有太多保留的讲给了江颌,而对江颌而言冲击还是不小。  “我怎么觉得我应该先联合宁锁秋把你给除掉···”  “我也这么想···”  太格烈心里这样想,但脸上自然不敢表现出任何。  “我怎么也算帮了你们忙,捞一点补偿不过分吧。”  江颌看着月少旭一剑整齐的将不君山一分为二,山下的灵石被他搜刮干净,心中想这不是一点是亿点啊。  不君山就这样算废了,而他更不敢想象那些被洗劫的小宗门将来几十年会是什么样子。  果然还是应该除掉他的!  ···  ···  宁锁秋已经集结了皇朝近六成之多的修士,还有一些作壁上观所以他的赢面应该是很大才对。  只是有件事他还未与江子墨决一死战,他有所顾虑而且已经好几日。  林供奉再也没有回来,那一日发生了什么谁都清楚,虽然对面那边月少旭也没有回去。  但他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林供奉不论输赢应该说都会回来找他才对。  “死了吗···”  他自问虽无回答但心中却隐约有了答案。  “宁长老,要攻吗?”  凭借着对玉满楼的部分掌握,对于进入玉满楼而言他们可谓是轻而易举,只是万合楼那边还是布有层层防御,江子墨更是亲自坐镇。  他们的人黑压压一片大军压到,尽管那边出了防御大阵以及几件大威力法宝但宁锁秋还是有些犹豫。  “包围万合楼,但没有我的命令不准邀战。”  说完他便离开,独坐某处楼内看着窗外仿佛等待着什么。  最终他等来了人,月少旭与江颌。  二人一起出现让他有些意外,但这也好反正他都有话想说。  太格烈没有出现,林供奉在这次内乱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太格烈夺了他的肉身出现难免引起误会。  虽然没看见但宁锁秋见到月少旭后的第一句便是问到林供奉在哪。  月少旭没有开口而是先打量起了宁锁秋,货真价实的聚灵后期修士,但与江子墨的实力应该相差不多,而江子墨他自认不是他的对手。  宁锁秋没有追问而是转向江颌,  “楼主那样与死没有区别,而他本来就年事已高这样下去也无多少日子可活,我不想玉满楼内耗下去,这样最后便宜的只会是不君山。”  江颌心想现在不君山都已不复存在了···  “你们江家做了好几任的楼主也该换换人了吧,我比楼主小不了多少那个位置也坐不了太久,等我辞世后这个位置还是你们江家的。”  江颌不知道对方为何会突然说这些,是真的良心发现还是因为林供奉的消失让他开始害怕。  “我并不是害怕···”  宁锁秋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专门看向了月少旭,  “你的实力我看不透,但我觉得你不会超过聚灵这个水准,既然如此你就并非杀不死。”  月少旭耸了耸肩看上去倒并不在意,而宁锁秋又接着对他说道,  “我听说你需要云船去往中央皇朝,或许我能把你呢。”  月少旭眼角一挑似乎有些意动,江颌都下意思看向了月少旭,但他还是没有开口除了脸上变化外一个字似乎都不打算说。  接着宁锁秋又转攻江颌,  “内乱至此虽然我们被你们称为鹰派,但我自认做事还算光明磊落,楼内金丹以下的弟子不论站不站位的我都下了严令不准伤及,双方修士交手也是能不杀则不杀,这么说来反倒是我们的人死在你们手上的多一些。”  “可你们偷袭过北善楼!”  “若我真的想杀掉楼主当时出手的就不会是池万洪而是我了。”  “甚至我可以不杀楼主,只要你们认我为新一任的楼主便可。”  “休想!”  话谈到这便没了任何可谈的了,江颌不可能同意宁锁秋的要求而月少旭根本不开口不给宁锁秋交谈的机会。  “我的人马已经全部就位,将万合楼为首的几座楼已经包围,这一次将是决战所以我不会再有任何心慈手软,手段上我也不会再有任何顾虑。”  “招雪国等国我已允许他们屠城,反正若败我也必死,这大好山河人间烟火我身前不能掌控那么死我也要带走一些。”  “他的条件你可以考虑。”  这时月少旭开口,他竟然帮宁锁秋劝说江颌。  “你们皇朝发生的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释仙神域从中搞鬼,你们可以把事情丢到林供奉的头上,反正他也已经死了。”  听到林供奉死即使早有准备宁锁秋眼神难免还是变了变,但他很快又恢复镇定因为月少旭的提起确实不错。  江颌这时候算看出来,月少旭对于谁胜谁负都不在意,他最想要的是云船可以带他离开玉灵皇朝朝着中央皇朝而去,他所说所做都不过是将事情朝着最大的利益化方向发展对他最有益,所以他当初在玉满楼内时可以先答应池万洪的要求接着又立刻翻脸。  月少旭是旅人不会在乎注定要离去的风景是泯灭还是破茧,但他不能因为他便身在风景之中。  主动出击即使奈何不了宁锁秋分毫但他还是要用行动表明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  宁锁秋不用动袭来的法术只一个眼神便被瓦解,接着他回敬了一击这一击江颌无能为力只能像宁锁秋那样用眼神等待着结果。  但他没有死,因为月少旭在他旁边所以他不会死。  “你说你表现出那么一副样子给谁看呢,你又不是女的我也不是英雄救美。”  月少旭拍了拍手站到了江颌的前面,也就是宁锁秋的对立面。  “没得谈了?”  宁锁秋问道,而月少摊了摊手似是无奈,  “说实话我是宁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不过有些事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应该承担相应的代价。”  “你认为能打败我吗···”  “我觉得问题不大,要在这里试试吗?”  宁锁秋没有试而是转身离开,而离开时他扔下了这么一句话,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之后宁锁秋发起了总攻,月少旭他们赶回时万合楼外的防御大阵已经被撕碎,数件法宝飞舞着撞击着整个玉满楼摇摇欲坠。  
推荐阅读: 《泽念浅城》 《凤落江湖》 《我不想当大王》 《成为修行界大佬